安娣,给我一份掺掺!透视进击的小国新加坡

浏览量:424 时间:2020-07-03阅读:971点赞:325

书名:安娣,给我一份掺掺!透视进击的小国新加坡

作者:万宗纶

出版社:远足文化 

出版日期:2016/12/07

安娣,给我一份掺掺!透视进击的小国新加坡

新加坡可以算是个华人国家(儘管他们声称自己是多种族国家),这使得Chinese这个英文单词在狮城变得很暧昧,因为更多时候,他们会用PRCpeople(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来指涉「中国人」。

这有时让我很困扰,毕竟已经习惯Chinese就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亚洲国际电影」的课程中,几次讨论到香港功夫片中的男性阳刚气概,老师说那是一种武侠片的化身,而有学者认为武侠展现了「华人性」(Chineseness),是香港电影对香港中国认同的一种想像。

语毕,往往老师便会问:「身为Chinese,你们怎幺看待这样的想法?」(AsaChinese,howdoyouthinkaboutthisidea?)面对这个问题,我总是会先吓一跳,但眼见身旁的本地华人同学侃侃而谈他做为一名华人有什幺样的想法后,才又会过意来,喔,Chinese是指华人,总是要这样不断提醒自己,以免掉进过去在台湾媒体营造出的身分窘境。

在一次「批判论述分析」的课堂上,本地老师带领班上同学讨论族群身分是怎幺被塑造出来的?老师劈头就直接问班上同学:「谁不会认为自己是华人?」(Whowon'tidentifyyourselfasanethnicChinese?),然后要同学举手。

全班一片静默,连班上的孟加拉大哥和本地印度裔阿姨都没有举手。老师诧异地看着孟加拉大哥,然后笑了出来,全班也跟着大笑。孟加拉大哥先表示他不懂为什幺老师问这个问题,然后提到他到新加坡,一天到晚被人家说是Indian(印度人),但「孟加拉和印度的历史和文化都那幺不一样」。老师反问:「那你觉得自己是Indian吗?」

「当然不!」(Ofcoursenot!)孟加拉大哥回答,但与我碰到的状况相同,他指出当时移民局的系统里要求他勾选种族,他就只能勾印度人,他感到很无奈。

老师没有就此死心,她再问了一次──「谁不认为自己是华人?」

一个外表看似华裔的新加坡女同学举手:「我在人口政策的注记上是华人,但我会说我是娘惹(Peranakan)。」

什幺是「娘惹」?网路上的新加坡游记,会告诉你一定要吃娘惹糕、班兰蛋糕,但大家通常只知道自己吃到了美食,却很少人认真想过「娘惹」的滋味是指什幺?「娘惹」是马来语Nyonya的音译,要了解这个词,我们要先知道「土生华人」,马来语是Peranakan。

「土生华人」描述中国历史以来,迁徙到东南亚的华人,与当地住民通婚后生下的后代,通常是华人男性与当地女性(马来人、爪哇人等等)通婚。土生华人,广泛出现在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等地,其中,男性被称作「峇峇」(马来语:Baba),女性则称为「娘惹」,因此「娘惹」一词也有意译的成分。

「土生华人」,又称做「峇峇娘惹」。峇峇娘惹族群的母语,通常是峇峇马来语,是中国南方语言与马来语的混种语,新加坡重要的领袖李光耀,第一个学会的语言就是峇峇马来语(BabaMalay)。

「娘惹菜」以娘惹为名也就不难想像其原因。早期普遍女主内,厨房事是女人负责处理,烹饪的菜餚也需要融入丈夫一方的口味,因此就出现中国菜餚与当地菜餚融合的菜式,也就是娘惹菜。班兰叶就是娘惹菜常用的一种素材。

十九世纪,英国殖民新加坡,为了统治需求,政策性吸引峇峇娘惹大量进入新加坡。在新加坡的脉络中,有所谓「海峡华人」(StraitChinese),对应「海峡殖民地」(亦即英国殖民的三个港口:新加坡、槟城、马六甲),这个词,直接与清末民初才移民到新加坡的「新客」(Totok)一词区别开来。

早期的峇峇娘惹(或说海峡华人)受的是英国殖民时的英语教育,跟受华语教育的新客,有很大的不同。峇峇娘惹,也在英国殖民时期成为统治者拉拢的一群人,因为他们通常会讲三种以上的语言:峇峇马来语、马来语、福建话(或其他中国语言),与英语。也因此,海峡华人是菁英阶层,李光耀在新加坡历史上的出现,跟他是海峡华人后代,也就脱不了关係。

「新客」在中国出生、说华语,而「峇峇娘惹」在新马出生、说峇峇马来语,两者碰在一起,也就发生冲突。「新客」不能理解「流着中国人的血」的海峡华人,何以没能传承「中国文化」,反而是过着杂揉当地「土着」价值系统的生活,因此新客是看不起土生华人的,但土生华人却掌握着菁英系统,自然出现巨大的矛盾。新马合作的第一部本土电影《新客》,就是在描述两方的生活冲突,以及两方的子女如何相爱等爱恨情仇的故事。

日本曾经在二战期间占领新马长达三年零八个月,意想不到的是,日军的占领反而促成土生华人与新客间的和解,因为土生华人的姓氏还是能轻易辨识出其华人身分,使得土生华人也成为日本殖民政府迫害的一群人,同样都是受苦受难的,又同样被丢到华人这个类别下,同时天涯沦落人,何苦再分你我。

峇峇娘惹的文化正在式微,取而代之的是所谓的「正统中国文化」,但相关的文化保存意识也在兴起,在新加坡市政厅附近的「土生华人博物馆」展示了更详信的相关历史文化资讯。

我初到新加坡时,正逢新加坡建国五十周年,举国欢腾。到滨海艺术中心「大榴莲」(Esplande)欣赏庆祝国庆的音乐表演时,阿卡贝拉团里面的一位女性,就自豪的说「我是土生华人!」(IamPeranakan!),观众立刻抱以热烈掌声,场外也有好几场次的娘惹婚礼仪式演出,可见峇峇娘惹身分认同的再起。

这位课堂上的娘惹同学,语重心长地谈到新加坡的双语政策。她认为这对峇峇娘惹族群可说是一种压迫。因为峇峇娘惹并不等同于华人,母语也不是华语,甚至不是福建话,而是马来语,或是峇峇马来语,但是受限于新加坡强制性的母语政策,学生必须在学校学习自己人口注记中种族的语言,而种族注记採用父亲的种族,因此,峇峇娘惹在身分注记上,并非其他(Other),而是华人。这让他们在学校就被迫学习华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