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囝1》重返台湾嘻哈江湖:熊仔、ØZI与夜猫组对谈

浏览量:206 时间:2020-06-26阅读:628点赞:826

嘻哈囝1》重返台湾嘻哈江湖:熊仔、ØZI与夜猫组对谈

左起熊仔、ØZI和猫组的春艳与LEO王,本文照片由避风港文化提供。

2018年4月由嘻哈音乐公司颜社主导的「嘻哈囝 TAIWAN HIP HOP KIDS」特展,企划历时2年,引领观众认识90年代至今的嘻哈音乐史。开展期间,吸引许多音乐爱好者朝圣,相关资料近日集结编撰成台湾饶舌专书:《嘻哈囝:台湾饶舌故事》。

书中透过幕前幕后查访汇整,自「唸歌」形式的音乐创作,到首次「饶舌」出现在流行文化视野,依时序带读者回顾当代华语嘻哈音乐的发展,并述及台湾各地嘻哈风格,记录许多原先仅流传于乐迷或散于网路的传奇和轶事,不仅有人物、有故事,更有牛肉,交织出一本独一无二的台湾嘻哈江湖史。

本书可贵之处,在其访谈许多重要的嘻哈音乐创作者和参与者,留下珍贵的第一手资料,以文字为当代嘻哈音乐创作群体,留下时代的身影。并将台湾现行最为知名的北中南3地、4大嘻哈谱系(「北」颜社、本色音乐、「中」混血儿娱乐、「南」人人有功练)一口气做出完整介绍。

这本华语世界第一本台湾饶舌专书《嘻哈囝:台湾饶舌故事》,首场座谈以「饶舌新世代的创作起源」为主题,邀请到曾获金音奖多项大奖的嘻哈歌手熊仔、颜社饶舌演唱组合夜猫组的LEO王与春艳与出道不久却广获关注的音乐人ØZI。主持人为颜社音乐的创办人迪拉,他先将这场座谈,聚焦于当代的嘻哈音乐环境,并打趣地说,现在的阵容说不定5年过后就请不动了。




左起迪拉、熊仔、ØZI和夜猫组的春艳与LEO王

虽是玩笑话,却所言不假。嘻哈场景变化飞快,这3组人马出道时间最短半年余,最长二年,但其实都已经不算是第一线的「新世代」了,他们已是年轻一辈的中坚份子。儘管熊仔、ØZI与夜猫组都很年轻,但目前活跃于尖峰的年龄可能都小他们10岁,被夸奖「我是听你们的歌长大」的日子还真是不远了。

华语饶舌20年结晶:有嘻哈世代

台上3组人马,与属于中生代的颜社主理人、六年级生的迪拉差距十余岁,这群「小孩子」无不对颜社厂牌、MC HotDog深具情感,远比美国东西岸嘻哈之争、1990年后发生的各种嘻哈大事件或黑乐发展史更加熟稔:他们是完全成长于「嘻哈在台湾」年代的创作者。

熊仔自称从小就是颜社粉,还蒐藏第一代颜社的品牌T恤,更当过蛋堡的MV临演,是十足的厂牌小粉丝。春艳则提到国高中时期就会跑颜社买周边,也从那时透过临摹,开始学习如何创作华语饶舌音乐、研究演唱技巧。在美国学校读书的ØZI虽然直到高中才认识第一个台湾嘻哈厂牌,但已经对嘻哈音乐知识有着一定的了解,更对当时已经做出厂牌风格的颜社十分着迷;LEO王虽然过去是以摇滚乐团主唱的身分活动,依旧接触过〈关于小熊〉,也大致知道嘻哈音乐的存在。「嘻哈」在他们的成长历程中,丝毫不是一件全然陌生的事,更因诸如MC HotDog、蛋堡乃至周杰伦等华语饶舌音乐先行者,新世代对创作的想像十分自由。

在迪拉的世代,不脱图帕克.夏库尔(2Pac)、声名狼藉先生(Biggie)等东岸西岸嘻哈巨擘,或是N.W.A.一系与大人小孩双拍档(Boyz II Men)等黑人与黑人人权运动的经典作品。相比之下,年轻一辈汲取的音乐类型广泛不同,听灭火器等台湾独立乐团,不乏年轻岁月(Green Day)、AC/DC等西洋热门音乐,喜好杂食多元,以「玩」、「自学」方式成为音乐创作者。

甚至在传媒的改变、新兴选秀节目如「中国有嘻哈」的窜起,都大大改变了市场对于嘻哈音乐、饶舌的认知。迪拉直言「嘻哈科普」相应带来重大的影响与外溢效应,中国有嘻哈功不可没,不但增加嘻哈饶舌的直接非同温层曝光,更让讨论嘻哈变成普遍的事。曝光增加、讨论度增加、得奖机率增加,使商业合作机会也大大增加。




颜社创办人迪拉

「中国有嘻哈把韵脚、flow、hook 这些知识广泛地传达给大众,以前带蛋堡上节目的时候根本不可能,那时候都还在『饶舌嘻哈就是 yoyoyo』而已。」迪拉提到。

甚至是熊仔也认为,自己这一代的创作者,可能更被适合称为「有嘻哈世代」,完全诞生于嘻哈自次文化拔擢提升为通俗的社会框架之下,受到广泛的注目。

四大门派传承:次世代厂牌正崛起

涵养如此多元的创作者,自然会在台湾四大饶舌家族中遇见与自己气息相近的伯乐、加入自己认同的门派。例如本色与混血儿不但在商业上计画用心,更有规划地靠近主流群众。本色欢快的励志派对歌、颜社质感文青惬意路线、混血儿充满草根气息的宫庙地缘、人人有功练重视学习与运用的社会实践,皆是台湾嘻哈圈中最别緻的景色,更难得的是音乐人与厂牌成长过程中的交互影响,自创作方式与文本接受到环境、同侪气质而产生化学变化。

且厂牌致力的方向不同,就会有厂牌文化上的根本差异。颜社除了品味之外,是期许自己能让年轻一辈认同,能够成为下一代以后想要变成的大人;本色是兄弟吃得饱第一优先,在舞台与音乐生涯外更照顾到艺人的投资理财与人生规划,日子都过的满足惬意,顽童、热狗总是能写出最引人入胜的大屌歌;人人有功练参与TED Talk的讲座、开教学性质营队,自然会养出熊仔、BR这类重视技巧或是饶舌历史脉络的音乐人;混血儿不怕舆论更无视政治正确,自然187INC 在MV中尺度大开,丰乳肥臀、物化狗鍊样样都来。

LEO王也说,厂牌不同,写歌的方法也很不同:「像是熊仔与人人是歌词会先写好,或架构会先想好;颜社就是跟着音乐听往下写,若只听头跟尾会不知道中间如何变化;混血儿宫庙文化真的很酷,我以前在玩摇滚都一直在找我们文化的根是什幺,而他们真的找到,他们本身对此就有涉略。」

混血儿娱乐旗下的嘻哈团体草屯囝仔的作品中有许多宫庙元素

精通双语、经营外国歌迷最多的ØZI和新乐园这样的次世代组合,则是次世代本土嘻哈音乐厂牌,最年轻也最具野心。

ØZI说,不管在纽约还是世界的哪个地方,以华语嘻哈、华语饶舌能如韩流般跨出语言隔阂,例如设计中英夹杂的歌词,进而促动歌迷去找寻歌词中的中文是在唱什幺?透过用心编排、精心製作的高水準作品,让文化背景不同的国际乐迷倾心,进而着迷于华语音乐世界。

如新乐园将目标放在世界舞台,抱着把「Chinese rap/Hip Hop」带上国际的风格厂牌或组合近年陆续出线,奠基于本土厂牌长久耕耘的丰沛养分、国内管道与人才成熟,此时此刻向世界的舞台进击已经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本地与国际在此刻更需要彼此,相辅相成才能够壮大,也正呼应了春艳所说:「大家都在同一条船上。」

撕下标籤的嘻哈囝

放眼望去这场松菸诚品台下坐着的面孔,大多趋近于25岁以下,不少应该还是介于高中至大学的学生,他们的身上总能看见平价或快时尚的衣着,混搭着的球鞋、鸭舌帽,偶有宽大外套或工作靴,已经不见球衣层次穿搭、垮裤甚至浮夸的耳环或潮牌项鍊与头巾,这些符合「嘻哈」的标誌被拆散或重构,散落在惬意的生活感中。

新世代创作者也对于「嘻哈符码」跟台下听众同样不以为然。熊仔就说:「进嘻研社会时大家都要证明自己有多嘻哈,我就觉得自己格格不入。」

迪拉也提到,熊仔的世代是开始有YouTube可以自学,到ØZI甚至更年轻的世代已经是满汉全席彙整在他们身上。就新生代创作者的立场,早就已经没有「这样Hip Hop不Hip Hop」的基本教义争论,更是一个无聊的问题,新世代与「选择不多」、面临「模仿」或特意钻研「转译」西方饶舌技巧的时空背景,与他们更是疏离。

平日生活就能接触丰富的媒体,受到最直接的文化薰陶(不论是自己或他人的创作),「选择过多」以至于他们更锺情于走出自己的路线、创造自己的样板,以自己认同的方式表现我流嘻哈精神,而不是让自己符合嘻哈文化原生的色彩,保持自己更是第一要务,并非先为饶舌歌手。

迪拉:「LEO王跟ØZI都曾说『如果嘻哈有这幺多规矩,那不要把我算进去』,很不一样。」

乍看叛逆,但成长于摇滚乐时代、根本没有样板能够学习的中生代何尝不是用「颜社、参劈、拷秋勤」来挑战世界?每个世代都有自己实践离经叛道的方式,而现在这些年轻人,也正开始寻找自己面对世界、面对嘻哈的另一种面向,更没有对或错。




猫组的春艳(左)与LEO王

成功不必在我

《嘻哈囝:台湾饶舌故事》首场新书发表,并没有邀请「OG」或大牌背书,而找来书中最菜的九〇后扛下先发大任,若有似无地彰显着台湾嘻哈圈重传承、乐于提拔、栽培新秀的特质;对年轻世代少见打压或看轻的特有现象也许是不成文的江湖道义?如此跨世代的情感,也能在四大家族所认真栽培的新秀身上获得体现。

台湾的嘻哈音乐由先驱者的「学习模仿」、渐次落实在地化的「混生转译」,到最后在地发芽的「自我认同」阶段,由强调外来血统纯正的嘻哈文化,逐渐转为适性更佳的原生种;下个十年已开始改变,是不可逆的自然现象。

嘻哈囝:台湾饶舌故事
TAIWAN HIP HOP KIDS
统筹策划:颜社KAO!INC.  
出版:避风港文化有限公司  
定价:400元
【内容简介➤】

统筹策划:颜社KAO!INC.
以台湾第一嘻哈厂牌自居的颜社,致力推广台湾嘻哈,不断以崭新的商务模式及新曲风引领中文饶舌,重新建立饶舌音乐市场。积极代理华语饶舌音乐之外,还开设音乐相关讲座,并将触角伸至影像、出版、餐饮、唱片行、策展单位。2017年与格式展策共同策划台湾第一个以台湾嘻哈历史为主题之展览「嘻哈囝TAIWAN HIP HOP KIDS」,将在此波浪潮下,持续朝推广华语嘻哈的愿景前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