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之子》:他们背负世界,谁来背负他们?

浏览量:674 时间:2020-06-10阅读:149点赞:362

《天气之子》:他们背负世界,谁来背负他们?

游行与集会之间,愤怒与哀痛之间,腾出一晚暂时回复「正常」生活去看《天气之子》,结果感受甚深,又忍不住把戏里人物情节联想至反修例运动,尤其当中对世界沮丧但仍然率真勇敢的年轻人——帆高和阳菜。他们为信念、为彼此而奋不顾身,期望世界可以因着他们而变得更美好,往往换来成人社会的冷漠对待、不理解,甚至打击。所以他们只有流离失所,互相守护,即使头破血流。


高中男生帆高离家出走,孤身一人来到东京,眼前却是永无止尽的灰雨。据说,天气异变造成降雨失常,放晴的日子越来越罕见,而明明正值夏天,那个本应每个年轻人尽情挥洒汗水拥抱欢笑的夏天。即使天气失常,城巿没有因为任何原因而停下步伐,没有一只手按下按钮让人型齿轮中止运转,也没有一只手愿意扶起在雨里流浪街头的帆高。帆高的家庭状况戏里没有交待,但那个称之为「家」的地方,他不想回去了,唯有硬着头皮在东京寻找新生活。


同样艰难的,是阳菜,为求在快餐店打工而虚报年纪的女生,18岁或15岁,分别在于能赚钱或不能赚钱, 在于是否还能独力维持自己和弟弟的生活,当母亲过身之后。还有圭介,正在争取女儿抚养权的潦倒男人,让帆高在自己经营的超自然杂誌社选稿,说是「杂誌社」,无非只是一个阴暗地下室之类,既工作也生活;还有夏美,圭介的姪女,大学生,同在杂誌社帮忙,一直努力找工作可惜总是未能如愿。四人相遇到互相扶持,一片灰雨之中,彼此就是仅存的安身之所。相比新海诚之前的作品,《天气之子》里的角色处境较为具有社会性,彷彿呼应日本近年仍然未见起色的经济状况,那种生活几乎称作「挣扎」「求生」。雨锁的东京,虽然有新海诚签名式的细腻画风去描绘其中光影,沉郁纠结的氛围始终佔据大部份时间,到处死路,没有一种语言能说清出口的方位。



晴女,或者天气巫女,无论天气怎样坏也能使天空瞬间放晴,少女漫画般的设定落于阳菜身上。母亲离世前最绝望时刻,阳菜追寻东京上空突如其来的异光,来到废弃大楼天台发现一座鸟居,穿过,自始便繫于天空与城巿的命运。 帆高与阳菜姐弟希望善用上天赐与的能力,为习惯雨天的人们找回阳光,想让别人快乐,这个城巿因为他们而有所改变也说不定。而人呢,总是不断索求,出于种种缘由向阳菜祈求晴天,当然没有人想过所谓巫女,其实是活人祭祀,「人血馒头」。随剧情推进渐渐揭开的残酷现实,一方面是阳菜每次让天空放晴都要付上代价,自己身体慢慢透明,最后消失人间被困云端之间;另一方面,她的消失对于整个城巿也是透明的,向她请求过的人们从未知情。


阳菜彷彿代表了绝望与希望混杂的年轻一代,同时也象徵着一个城巿本身。是的,从她身上好像看到香港——许多人从她身上不断拿取好处,而她的衰亡却在有意无意的冷眼旁观之继续。


帆高认为,阳菜的消失他要负上全责。一个16岁少年,人在陌生的城巿,还能做些甚幺?手枪,在戏里出现过三次。第一次是在故事开首,帆高意外地街头拾获一把警察失枪;第二次,是帆高要从不良男手中救回阳菜的时候,突然取枪自卫;第三次,当帆高来到废弃大楼想寻找被困云端的阳菜,警察(为低调寻回失枪和抓捕离家出走的帆高)和圭介(劝说帆高返回家乡)前来阻止,帆高举枪抵抗。他持枪时双手总是抖震不停,不习惯不认同这种侵略举动,却偏偏除此别无他法,因为他都已把一切背负自己身上。我们明白,帆高手里的枪只为守护阳菜,走投无路时才拔出,由始至终没有伤害过任何人。脑海闪现许多这数个星期读过的访问,看过的相片,到过的现场,人群当中有几多个是帆高的影子?他们还能承受这种重担多久?


帆高无助,为了拯救阳菜让她脱离天气巫女的命运,他放弃了世界。东京的灰雨最好一直地下,没有完结一日也好,因为对于帆高而言,这一切完全不值得以阳菜来交换。于是,他冒险跨越鸟居,进入云端把阳菜带回地面。而东京巿民感受到几天「恢复正常」的短暂天晴后,雨就从未停过,用不了多久,半个东京便没入水中。


戏里有一位老者曾经提出如此问题,所谓有记录以来的反常天气,记录确切是指从那年开始?只有约一百年吧。他着众人留意他头上那幅描绘天气巫女的古画,已有八百多年历史了。当代人类依赖的知识,毕竟在时间长河里只是短暂的一瞬,在有记录以前,古人经历种种地动山移,天地变迭,渺小如我们是否能够充份理解以至判断好坏吗?曾经邀请阳菜帮忙的老妇人,水淹东京后搬离老家,再遇帆高,说很久以前东京本来就有不少地方都在水平线下,如今只是回复原貌。世界要改变不改变自有其轨迹和历史因由,没有任何人需要背负所有责任,甚至看似「揽炒」的结局,其实也不能说是帆高和阳菜所造成。戏里有几处暗示,阳菜祈求放晴之后,在无法预测的东京附近某处会有雨水从空中突然涌泻。原来雨没有消失,晴没有增减。一切是等价交换,天气转移,放晴有时降雨有时不是以一年十年计算,可能要追溯百年千年万年,方能判断甚幺是恆常,甚幺是变异。所谓晴女其实受限于天地宇宙法则,世界可以回应晴女,但世界不会因晴女而改变。没有帆高和阳菜,东京很可能也难逃水淹终局。


故事完结在几年后,帆高于家乡高中毕业正式迁往东京,不再是晴女的阳菜继续学业。两人在熟悉的路上重遇,这次就让彼此以寻常的方式重新交往吧。



相关文章